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烟台画院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讣告

2017-5-22 14:50:54 【字号:

 讣告

 
         中共党员、烟台画院名誉院长、烟台美协顾问鹿逊理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5月21日(农历4月26日)上午11点03分与世长辞,享年80岁。
        兹定于5月23日(星期二)早晨7点,在殡仪馆1号大厅举行鹿逊理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特此哀告!
 
 
                                                        烟台画院
                                                     2017年5月22日

 

翰墨丹青绘华章

——探访现代著名画家鹿逊理的美术人生

刘廷春

20101011,首次由山东省委、省政府,省委宣传部,省文联举办的跨省国际书画展—— “齐鲁美术世博行”活动暨由中共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姜大明作序的《齐鲁美术世博行》大型画册首发式,在上海朱屺瞻艺术馆隆重开幕。世博期间,山东将300余幅书画精品呈现给上海人民、全国同行及国际友人,不仅是对齐鲁文化的一次集中展示,更是山东美术界献给世博会的一件大礼!

在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观展现场,许多美术界的同行纷纷驻足在一幅白描力作《神佑》前,或拍照留念,或凝神观赏,或偶做点评。上海著名美术评论家舒士俊说:“山东的人物画表现出很高的笔墨功力,画面意境深远,整体布局、线条运用、对眼神、嘴角及面部表情的刻画淋漓尽致,饱含画家的思想,无愧于山东美术大省的声誉。”电影、电视编导赫赫感慨地说:有人说白描与速写是基本功,但我觉得它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因为在简单中透视着深刻,在迅速中考验着成熟。它是墨色、是心境、是毅力、是功夫、是才气,但更是成熟和修养!此画作者,就是山东乃至全国出类拔萃的美术界元老与前辈——鹿逊理携弟子刘廷春为上海世博会而作。

鹿逊理,19387月出生于山东烟台,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画院高级画师,烟台画院副院长,烟台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六十年代在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研修油画、版画并从事美术创作。曾出席全国第三次文学艺术代表大会和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入选国家和省(部)级美术展览作品60余幅。在韩国、中国台湾举办过个人水彩画展,作品被国家军事博物馆、日本美术馆以及墨西哥、美国、澳门特区等画廊收藏。为第四届全国运动会出版体育宣传画两幅,出版体育装饰画两辑,出版个人画集两部。

鹿老虽满腹经纶、满身光环,却性情憨厚、平易近人,具有浑厚、质朴、内敛、智慧的文化气质。从艺50多年,他饱含对祖国、对人民、对家乡的深情厚意,用翰墨丹青谱写着暗香盈袖般的美术人生。

沈飞,中国空军的摇篮,鹿老腾飞的翅膀

1953年,烟台二中毕业后,鹿老考取“东北二四二技术学校” 。他恋恋不舍地告别亲人,远离大海,远离家乡,一路哼着《青年近卫军进行曲》来到沈阳。当听到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看到蓝天中掠过试飞的歼击机时,他才明白:自己将来的神圣职业是造飞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两年后,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的鹿逊理被分配到沈阳飞机制造厂(112厂)。因他自幼喜欢绘画,又有扎实的基本功,被人事厂长郇振中一眼相中。他在鹿老的画作上大笔一挥:“这是个人才,可以安排到文化宫工作。”就这样:“我为祖国造飞机的梦想,变成自己钟爱的美术事业。”

在文化宫,鹿老畅游在博大精深的艺海中,综合素质和美术水平明显提高,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品。先后在《沈阳日报》、《辽宁日报》、《辽宁画报》、《人民日报》、《东风画刊》、《跃进画报》、《漫画杂志》、《画刊》等省、市和国家级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美术作品及创作体会文章,多次在省、市举办的美术展览上参展并获奖,引起美术界的高度重视和关注。不久就被中国美术家协会辽宁分会吸收为会员,并委派去鲁迅美术学院研修油画、版画。师从油画系邬叔养、万金星教授及版画系朱鸣岗、鲁坦教授。通过研修,鹿老的绘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和提高。1960年初,年仅24岁的鹿逊理出席了沈阳市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并被选举为全国第三次文代会代表。中国美术家协会也在同年吸收他为会员,出席了全国美术家协会第二次代表大会。

在中南海与毛泽东合影

1960723,在中南海怀仁堂宽阔而平坦的草坪上,毛泽东、刘少奇、朱德、邓小平、杨尚昆、陆定一、习仲勋、郭沫若、周杨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了出席全国第三次文学艺术代表大会的代表。

那天,风和日丽。下午三点多钟,各地区的代表在翠绿的草坪上按半圆形队列站好,前排整齐地摆放着洁白的座椅。草坪中央架设着一台可以转动的摄影机,四周围拢着许多记者和电影摄影师。刚从北戴河赶回北京的毛主席,身穿银色中山装,面带微笑与其他领导人一起向代表们健步走来。主席一会亲切地和代表们招手致意,一会停下来拍手鼓掌,在阳光的映照下,那张紫红色的脸膛显得更加神采奕奕。从毛主席及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出现在人们视线的那刻起,代表们再也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喜悦,掌声、欢呼声响彻云霄。

然后,毛主席又绕场一周,一一与代表握手。

那年鹿老才24岁,是最年青的全国美协会员,也是辽宁省最年轻的代表。当毛主席来到辽宁代表团时,116岁的王维林代表猛然冲出队列,颤动的双手紧紧地与毛主席握在一起。主席和老人简短的交谈,由于掌声、欢呼声像汹涌的波涛,没能听清具体内容,但毛主席那和蔼可亲的面孔,给代表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60725文代会印发了第四期简报,对毛主席接见全国第三次文学艺术代表大会的代表进行了专题报道。回到沈阳后,鹿老写了一篇短文——《难忘的时刻  巨大的鼓舞》,记录了当时的具体情节。

会议期间,周总理、陈毅、李富春副总理分别在人民大会堂作了国内外形势报告。

毛泽东、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代表们合影

1960813,全国文代会闭幕前夕,鹿老参加了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宴会。出席宴会的国家领导人有:朱德、周恩来、陈毅、李富春、杨尚昆、陆定一、周扬等;全国文联主席郭沫若;以及文代会选出的各协会领导。其中,美术家协会的领导有:何香凝、蔡若虹、叶浅予、吴作人、潘天寿、傅抱石、刘开渠。

光阴似箭,往事如烟。半个多世纪前的幸福会见,给鹿老留下无限美好的回忆和遐想。

参加一九七O年国庆观礼

1970年,受三机部(航天航空部)的邀请,鹿老去北京筹备国防工业展览。为及时圆满完成任务,从西安、四川、北京等地的航空工业企业中抽调了部分精兵强将,由三机部科技处王处长牵头,陈师傅带领大家突击绘制。

那次国防工业展览,由各部绘制之后集中在军事博物馆展出。其中航空工业部的展区设在军事博物馆的四楼。展览定在国庆节哪天。当时,三机部参展人员只分配到一个参加国庆观礼的名额,经大家充分讨论,最后领导将这个荣誉给了鹿老。

毛泽东、林彪、周恩来站在天安门城楼向观礼台和广场上的群众招手致意

当鹿老拿到由国务院国庆节筹备工作小组印发的国庆观礼证时,心情非常激动。在那个时代,对于每个中国人来说,能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一周年国庆观礼,是一生千载难逢的机遇,更是一份分量很重的荣誉与褒奖。这意味着可以登上天安门国庆观礼台,可以亲自近距离看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其他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

     国庆节那天,秋高气爽,风和日丽。上午八点多,鹿老持请柬登上了天安门西侧的观礼台西二台。大家翘首以盼,急切地等待着国庆检阅的开始。在观礼台上,每位代表都收到一份新疆的绿色无籽葡萄和海南出产的大香蕉。

将近十点,伴随着雄壮的《东方红》乐曲,毛主席、周总理、林彪、朱德等领导人登上了天安门城楼。霎时,两侧观礼台上人头攒动,掌声四起,“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排山倒海,响彻云宵。十点整,国庆检阅开始。随着高亢的解放军进行曲,仪仗队和受阅的彩车、方队开始缓缓经过天安门,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1970年的国庆观礼,是建国后的最后一次观礼。那段记忆尤深的幸福时刻,让老先生光荣了一辈子,也坚定了他在油画的田野上奋斗了一辈子。

      创作油画毛主席视察飞机工厂

1971年,随着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地进行,全国人民热爱毛主席的浓厚气氛也达到了极至。创作伟人革命历程的美术作品,已成为美术工作者的神圣使命。继广东画家陈衍宁创作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大幅油画之后,又有山东的力作《毛主席视察北园》。部队的画家,更是当仁不让。1969年左右,海军的画家在海政的组织下,画了一批毛主席、林彪视察海军的油画作品,并出版了一本印刷精美的专集,在全国引起很大的反响,成为全国美术创作的排头兵,导致三军纷纷仿效。

空军政治部对此特别重视,奋起直追。他们对毛主席视察空军的壮举如数家珍,分门别类,层层落实创作任务。

沈阳空军政治部紧紧抓住毛主席视察112厂的重大历史题材,直接将创作任务下达给厂党委。因为鹿老当时已是中国美协会员,重任自然而然地落在他的肩上。从受命的那刻起,他便苦思冥想、殚精竭虑地构思草图。在人物的刻画上,既要突出主席崇高而伟大的领袖形象,还要展现厂领导、技术人员和工人们的局部特征;在场面的设计上,力求宏伟壮观,充分体现厂房的宽阔和战斗机的雄姿。因没有任何资料可供参考,只好凭借丰富的想象力、对构图的驾驭能力和满腔激情投入创作。神奇的是在整个创作过程中,若有神助,成竹在胸,一气呵成。草图完成后,被迅速寄往空军政治部审查,且一次性通过。为赶时间,沈阳政治部在接到空政批准的草图后,令鹿老携两名业余画家——王崴、刘今中即刻起程进驻沈阳空军礼堂绘制。

油画的尺寸定为4.2×2.2。在广泛收集主席、群众、厂房和飞机照片的基础上,他们开始绘制11的素描稿。恰在此时,却遇到了毛主席的表情、群众的身份、厂房和飞机组合的透视等诸多问题。为解决厂房透视的消失点问题,他们因地制宜,充分利用礼堂宽敞的地理优势,请众人用长绳把厂房钢筋骨架的透视点矫正得非常合理,看起来十分高大宏伟。这幅素描稿,断断续续地画了半年。从素描稿、订好画框、蹦上画布上正稿到油画完成,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这幅歌颂主席的大幅主题性创作。画面共有人物50余个。其中:有工厂三结合的干部、军代表、老工人、工程技术人员和青年男女职工。他们都面向主席,表达了对伟人的无限忠诚,虔诚程度甚至超过了拜神。

 

油画《毛主席视察飞机工厂》

当年,鹿老34岁。回忆起那段历史沧桑,可谓百感交集,感慨万千。在那个红海洋的年代里,年轻的艺术家不图名利,默默奉献,发表的作品连名字都不署。无论狂风暴雨,还是严寒酷暑,他们始终紧握充满智慧的画笔,歌颂毛主席,歌颂共产党,歌颂工农兵,赋予他们红、光、亮的光辉形象。

油画完成后,顺利通过112厂政治部和沈空政治部领导的审查,并给予充分肯定。1972523日,恰逢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办“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发表三十周年全军美术展览,”这幅《毛主席视察飞机工厂》的大幅油画,成为悬挂在国家军事博物馆第四展厅的首幅作品,颇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誉。后来,被国家军事博物馆收藏。之后,鹿老的作品一发不可收拾,有4幅画作入选第三届、第八届全国美展。有多幅作品入选油画、风景画、静物画等全国展览并获奖。国画作品被中国文联评为“特别等级”奖。

十年耕耘育桃李  硕果累累满园香

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是游子醉春般梦境。197311月,鹿老满怀眷恋故里、回报故乡的赤子之心,携妻带子重新落户阔别二十多年的故乡烟台,到市轻工业学校报到,开始了漫长的美术教学生涯。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因教学需要,鹿老经常带学生们外出写生。大渔岛,石岛,龙须岛,院夼,成山头……整个山东半岛的东部沿海地区,每年都要留下师生们的足迹。灿烂的阳光,金色的沙滩,碧蓝的大海,清切的蓝天,山川景物滋养出鹿老对色彩的敏感。期间,他创作了一大批生动的海岛风景写生。《魁星楼夕照》、《烟台大庙》、《所城东门》、《海岸路的圣安德鲁教堂》、《马礼逊路印象》等12幅油品。这些现实主义的写生风景画,比起主体性创作,平添了几分光色恣意的空间,让“老烟台”在亲切的氛围里,徜徉在港城近代开埠的文化陶冶中。让人们清晰地感受到,他对港城当年观察的细腻,对涛声云影记忆之深刻,每一笔色块,都包含着热爱家乡的浓浓深情。每幅佳作,都是泫然光色的诗篇,让人每每欣赏,悦目欢心,浮想联翩,激情涌动。

十年耕耘育桃李,硕果累累香满园。鹿老把生命中最具活力的黄金十年,默默地奉献给了崇高的教育事业。十年间,鹿老送走了一届又一届毕业生,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美术人才。在美国耶鲁大学任教的王敏,现为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的院长;梁文博,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王黎明,山东艺术学院雕塑系主任;陈陪忠,加拿大客座教授;魏嘉,山东轻工学院工艺美术系主任;还有获得2005年全国中国画展金奖的徐先堂,著名书法家宁兰智,著名油画家李燕,以及许多工艺美术战线上的设计师等等。1978年,鹿老荣幸地出席了烟台市模范教师代表大会,并被选为东山区人大代表,出席了烟台市人代会。

烟台大庙(油画)

为第四届全国运动会创作宣传画

1979年初春,鹿老接到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美术编辑石丙春先生的来信,约他和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教授宋惠民、严坚及广州的李醒滔、张绍诚、梁照堂创作第四届全运会宣传画。

这是一次既难得,又荣耀的创作机遇。鹿老全力以赴,认真对待,广泛搜集资料,缜密构思草图,创作了《弓上弦·剑出鞘》。画面为射击运动员屏住呼吸发箭的一刹那及对峙的击剑运动员。另一幅油画是《你追我赶勇攀高峰》。画面是动感十足的跨栏、三级跳和摩托车运动员拼搏冲刺的瞬间。彩色创作小稿寄北京后,顺利通过国家体委宣传部的审查。正稿在烟台绘制完毕后,先生专程从北京来烟亲临组稿,并策划让鹿老再创作一本体育装饰画册。

沈阳、广州、烟台三地的宣传画正稿完成后,集中送国家体委审查。在付印之前,国家体委领导对宣传画提出一些修改意见。人民体育出版社请鹿老和严坚两人,把全运会要出版的十幅宣传画做了统一修改。十幅作品全部印成全开大幅,全国统一发行,各大城市必须赶在全运会开幕前张贴宣传。

这次宣传画的创作,国家体委非常满意。特派宣传部长谷丙夫先生亲切接见他们,对辛勤的创作给予充分肯定和表彰。

因第四届全运会宣传出版任务特别繁重,谷部长特意挽留鹿老在京帮助工作。为《人民体育出版社》、《体育报社》、《新体育》杂志社和英文版《中国体育》创作了大量的封面、插图和相关的宣传品。

四运会前夕,在首都体育馆举办了全国体育展览,集中展示建国以来体育战线上取得的重要成就。本次展览由王峻极负总责,法乃光用他独特的隶书书写前言。鹿老担任美工,负责美术设计和绘画。展览开幕后,很多国家领导人前往参观。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荣高棠的陪同下,也参观了本次展览。

第四届全运会开幕在即,国家体委宣传部又特邀鹿老担任体育特刊《火炬报》的美术编辑,主要负责版面编排、插图和选刊美术作品。在出版的三十期《火炬报》上,他画了大量的插图及速写,圆满完成了出版任务。

 

197911月,第四届全国运动会落下帷幕。从风沙弥漫的春天,到枫叶正红的深秋,鹿老整整忙碌了大半个春秋。他所创的两幅体育宣传画和背景空灵、主体抽象、追求雕塑感的两本彩色体育装饰画册,彰显了我国体育健儿青春活力和奋勇拼搏的精神风貌,在全国体育界、美术界引起强烈反响。

陪刘海粟在蓬莱阁写生

1982年烟台画院成立,鹿老被调任画院副院长兼副书记,并主持日常工作。

198311月,著名画家刘海粟在夫人夏伊乔、南京艺术学院教务长、校医及他的学生于希宁以及山东电视台和山东画报记者等陪同下来到烟台。当时刘海粟八上黄山归来,在济南、青岛搞了很多学术活动。此次来烟考察行程主要是:到莱州看文峰山郑道韶的魏碑石刻;游蓬莱阁及蓬莱阁写生。八十八岁的刘海粟先生看来还挺健壮,是一位很有魄力,很自信的画家,从他由法国留学归来创办上海艺专以来,励精图治、不畏艰难的经历得以印证。

刘海粟来烟,是烟台美术届的一件大事。时任市委书记的王济夫对此很重视,特意安排刘海粟一行入住烟台东山宾馆三号楼,那是接待国家元首的别墅楼,并指派市委秘书长王韶华全程陪同。三号楼搭起一个大画案,供刘海粟、夏伊乔在此作画。鹿老受文化局派遣陪刘海粟参加美术活动,并登蓬莱阁作油画写生。

1113上午,烟台山宾馆派了一辆大红旗到东山宾馆送刘海粟去蓬莱。

到蓬莱后,由蓬莱文化局和蓬莱阁负责人陪同刘海粟登阁。刘老兴致勃勃地参观各景点。在仔细观看了苏东坡词和冯玉祥题写的“碧海丹心”四个大字后,他转身远眺大海,略有所思,挥笔在阁上题写了“天风海涛”四个大字及一幅对联,并乘兴在上清宫“元门鼻祖”匾前拍照留念。下午,刘海粟兴致勃勃地带着画具登阁作油画写生。

11月的烟台天气很冷,鹿老迅速地将一件军大衣披在刘老的身上,竭尽所能地为他写生作好充分的准备:油画框,油画颜料,调色油,油画笔,画刀一一陈列刘老身边,并帮他取景。刘老在阁的东侧顺光向东面画,画面有蓬莱阁建筑的屋脊,远景是海天。写生取景的位置只能容下两人,由于风比较大,鹿老用一张三合板为刘老挡风。写生画的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刘老大笔触、用彩条并置的速写形式作完了油画。画得很生动泼辣,有激情,色相很饱和,但造型并不具体,像他的泼彩国画一样,是一幅意象油画,也可以说是油画大写意。写生完毕,鹿老即掺扶刘老下山。八十八岁临海作画,应该说是一个创举。刘老为事业不怕艰辛,为艺术奋斗终身的崇高境界,深深地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这幅油画由刘老本人收藏,为他的艺术生涯增添了光彩。

刘海粟在蓬莱阁

第二天,刘海粟一行乘车去莱州参观文峰山郑道韶的魏碑,下榻莱州宾馆。看到崇山峻岭之间,刚刚修葺一新的亭台楼阁,巧妙地将郑道韶的魏碑石刻保护起来,刘老欣喜若狂,用心欣赏并揣摩每个字的笔画、结构、章法和气势,感慨万千,回宾馆后曾题:

汉宾春,石屏纹理奇幻景象似黄山次韵辛稼轩

蓬莱阁,叠嶂层峦似奔腾万马欲饮江湖

青莲玉立千仞琢者,天乎心仪造化骋襟擐游目

须史君不见苍松迎客风前招手逶呼

桃献天,都开宴对茫茫云海,万象昭苏人间料无此境

此殆仙欤奇峰怪石参差立竟奏笙芋

谁捧出梨花春酿流,霞飞酌金马

公元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刘海粟题    年方八十八

下午,从莱州回到烟台东山宾馆。王济夫书记前来探望。刘海粟为他绘制一幅巨制黄山松。此作品可谓刘老的精品。王书记作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盛赞刘老辉煌的美术人生。

1958年,鹿老在沈阳太原街外文书店古旧书部购买一套《海粟丛刊·西画苑》。蔡元培题书名《欧洲名画大观》,于民国二十五年六月由中华书局发行,全五册。应该说它是中国最早的欧洲美术史,撰辑者刘海粟。那天下午,当鹿老把这套丛书拿给刘老看时,他十分感动,当即挥笔在该书的扉页上题写:

一九五八年——一九七五年此为禁书至难得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刘海粟烟台客次 并加盖海粟无羌印章

刘海粟在烟台东山宾馆创作《黄山松》

陪同刘老的南京艺术学院教务员,看到此书后讲:这是十分难得的一套丛书,弥族珍贵,南艺图书馆里都没有,加之有刘老的题词,具有永久的收藏价值。

次日,鹿老陪同刘海粟先生参观了张裕公司及地下大酒窖。刘老品罢美酒,盛赞不已,当即挥毫为张裕题词。在烟期间,刘老还为南山公园题词。1118日,刘海粟先生离烟返回南京。

刘老的烟台之行,为烟台的美术事业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也让鹿老悉心领教了他蓬莱阁油画写生的艺术内涵。这一时期,尽管事物性工作琐碎繁杂,但鹿老从未放下钟爱的画笔,挤时间勤奋追求,开始了印象派风格美术创作。作品更多执着于光、色的研究,给人感官更鲜活愉悦,蕴含的内容更加丰富,引领人们仿佛走进神圣空灵,流光溢彩的缤纷世界。

欧洲艺术考察之旅

21世纪伊始,鹿老的风景油画有了明显的嬗变,这主要有赖于他在追求创新的关键时刻,受到了欧美画风的影响。

2000815,鹿老前往欧洲进行现代、当代美术考察与观摩,并在巴黎度过他的62周岁生日。面对卢浮宫、凡尔赛宫、奥塞现代艺术博物馆中印象派名家、名作,他震惊而陶醉,亲身感受和领略了大师们在光色探究上的奥秘。鹿老饱胀艺术天赋的头脑,被艺术大师的光华照耀。观摩之余,他画了上百幅“达芬奇密码”般的欧洲速写,让人惊奇,让人惊喜、让人陶醉!这些速写正如他艺术人生的道道脚印!

回国后,鹿老把旅欧艺术考察的激情体现在全新的油画创作中。这一时期的风景画作品,色彩绚烂而明快,运笔迅捷而利落。为了营造整体的和谐气氛,他将形与色进行了主观化处理,使画面更具意像性。运用迅疾的笔触,生动而清新地记录下大自然瞬间的阳光、空气和色彩变换。《金色的山谷》画作中,奥地利山谷的风光,至上而下,天空阳光的金碧辉煌,山峦的翠绿,小楼高耸的红顶,草绿斜面的农舍,浓郁塔松和橘黄菩提树交相辉映,山谷下映照着金色阳光的小河,欧式田野的光与色如在眼前,似有奥地利小提琴乐声悠扬入耳,更有清新的旷野气息阵阵扑鼻。在 《烟台山下大教堂》中,鹿老运用浑厚的笔触,大块面色彩厚涂,在背景蓝天与白云的衬托下,教堂极具体量感,平添了几多肃穆与神秘。《城市远眺》一画,笔触洒脱,十分写意。画中的建筑与屋顶幻化为缤纷而和谐的色块,赭黄色的天空几近平涂,画面好似色彩谱就的音乐诗。

奥地利风光(油画)

一幅幅令人惊撼、叫人感叹的作品,让人们看到了缪斯的背影,教堂的巴洛克,听到了天堂的笑声,沐浴了潮起潮落,惊涛骇浪的洗礼,更体会出烟台的春夏秋冬的诗情画意,而这一切不正是鹿老呕心沥血的美的诉说吗?塞纳河流淌出的“巴黎风貌”,科隆大教堂透露的“哥特式冷峻”,巴黎圣母院显示的恢宏与庄严,奥地利的“小桥流水”,莱茵河畔的“渔帆远景”,还有那“荷兰的风车”,“威尼斯的水城”,“佛罗伦萨的港湾”,“阿姆斯特丹的风景”……毫不夸张地说:鹿老是在用生命之笔点染并放大了中西文化融合的印象!几十幅旅欧油画作品成功留下他旅欧艺术收获与美好记忆。

此后,鹿老油彩与水彩有机融合,也将中西文化遥相呼应。看!烟台山灯塔多像威尼斯小城,烟台山下大教堂与奥地利的风光好似同一个地方,晨曦中海上的船舶是中西文化交流的象征,那港埠的夜景分不清是在烟台港还是荷兰的码头,而意味浓重的春夏秋冬怕是世界的语言,诚如惊涛拍岸,潮起潮涌。鹿老似乎在有意将烟台与威尼斯放在一起去展示,因为他们之间何其相似乃尔!这似乎在告诉人们:烟台的美丽好像东方的威尼斯!

艺术是由艺术家创造的。鹿老不是凯撒,却也要造自己的“罗马”。烟台的烽火狼烟、山光水色、古道传奇、鸟语花香伴着他走过70余载生命的旅途,也让他走进了水彩油彩,水墨笔墨的艺术殿堂。如果说陈逸飞的神话是:“浪漫的写实”,那么鹿逊理的神话则是:“写实的浪漫”!

 

烟台山下大教堂(油画)

鹿老现已年过古稀,“从心所欲,不逾规”,近几年又患重病,但仍作画不缀。他用色彩灵动的画笔激活了刘禹锡的诗句:“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我们衷心祝愿鹿老永葆美术创作的青春,奏响更新更美的现代艺术的交响乐章。

20175211103分,鹿老这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病故,享年80岁】

忽闻爱乐仙班曲,常怀恒念恩师情。谨以此文表达对恩师的悼念。

  

翰墨丹青绘华章

——探访现代著名画家鹿逊理的美术人生

刘廷春

20101011,首次由山东省委、省政府,省委宣传部,省文联举办的跨省国际书画展—— “齐鲁美术世博行”活动暨由中共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姜大明作序的《齐鲁美术世博行》大型画册首发式,在上海朱屺瞻艺术馆隆重开幕。世博期间,山东将300余幅书画精品呈现给上海人民、全国同行及国际友人,不仅是对齐鲁文化的一次集中展示,更是山东美术界献给世博会的一件大礼!

在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观展现场,许多美术界的同行纷纷驻足在一幅白描力作《神佑》前,或拍照留念,或凝神观赏,或偶做点评。上海著名美术评论家舒士俊说:“山东的人物画表现出很高的笔墨功力,画面意境深远,整体布局、线条运用、对眼神、嘴角及面部表情的刻画淋漓尽致,饱含画家的思想,无愧于山东美术大省的声誉。”电影、电视编导赫赫感慨地说:有人说白描与速写是基本功,但我觉得它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因为在简单中透视着深刻,在迅速中考验着成熟。它是墨色、是心境、是毅力、是功夫、是才气,但更是成熟和修养!此画作者,就是山东乃至全国出类拔萃的美术界元老与前辈——鹿逊理携弟子刘廷春为上海世博会而作。

鹿逊理,19387月出生于山东烟台,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画院高级画师,烟台画院副院长,烟台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六十年代在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研修油画、版画并从事美术创作。曾出席全国第三次文学艺术代表大会和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入选国家和省(部)级美术展览作品60余幅。在韩国、中国台湾举办过个人水彩画展,作品被国家军事博物馆、日本美术馆以及墨西哥、美国、澳门特区等画廊收藏。为第四届全国运动会出版体育宣传画两幅,出版体育装饰画两辑,出版个人画集两部。

鹿老虽满腹经纶、满身光环,却性情憨厚、平易近人,具有浑厚、质朴、内敛、智慧的文化气质。从艺50多年,他饱含对祖国、对人民、对家乡的深情厚意,用翰墨丹青谱写着暗香盈袖般的美术人生。

沈飞,中国空军的摇篮,鹿老腾飞的翅膀

1953年,烟台二中毕业后,鹿老考取“东北二四二技术学校” 。他恋恋不舍地告别亲人,远离大海,远离家乡,一路哼着《青年近卫军进行曲》来到沈阳。当听到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看到蓝天中掠过试飞的歼击机时,他才明白:自己将来的神圣职业是造飞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两年后,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的鹿逊理被分配到沈阳飞机制造厂(112厂)。因他自幼喜欢绘画,又有扎实的基本功,被人事厂长郇振中一眼相中。他在鹿老的画作上大笔一挥:“这是个人才,可以安排到文化宫工作。”就这样:“我为祖国造飞机的梦想,变成自己钟爱的美术事业。”

在文化宫,鹿老畅游在博大精深的艺海中,综合素质和美术水平明显提高,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品。先后在《沈阳日报》、《辽宁日报》、《辽宁画报》、《人民日报》、《东风画刊》、《跃进画报》、《漫画杂志》、《画刊》等省、市和国家级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美术作品及创作体会文章,多次在省、市举办的美术展览上参展并获奖,引起美术界的高度重视和关注。不久就被中国美术家协会辽宁分会吸收为会员,并委派去鲁迅美术学院研修油画、版画。师从油画系邬叔养、万金星教授及版画系朱鸣岗、鲁坦教授。通过研修,鹿老的绘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和提高。1960年初,年仅24岁的鹿逊理出席了沈阳市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并被选举为全国第三次文代会代表。中国美术家协会也在同年吸收他为会员,出席了全国美术家协会第二次代表大会。

在中南海与毛泽东合影

1960723,在中南海怀仁堂宽阔而平坦的草坪上,毛泽东、刘少奇、朱德、邓小平、杨尚昆、陆定一、习仲勋、郭沫若、周杨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了出席全国第三次文学艺术代表大会的代表。

那天,风和日丽。下午三点多钟,各地区的代表在翠绿的草坪上按半圆形队列站好,前排整齐地摆放着洁白的座椅。草坪中央架设着一台可以转动的摄影机,四周围拢着许多记者和电影摄影师。刚从北戴河赶回北京的毛主席,身穿银色中山装,面带微笑与其他领导人一起向代表们健步走来。主席一会亲切地和代表们招手致意,一会停下来拍手鼓掌,在阳光的映照下,那张紫红色的脸膛显得更加神采奕奕。从毛主席及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出现在人们视线的那刻起,代表们再也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喜悦,掌声、欢呼声响彻云霄。

然后,毛主席又绕场一周,一一与代表握手。

那年鹿老才24岁,是最年青的全国美协会员,也是辽宁省最年轻的代表。当毛主席来到辽宁代表团时,116岁的王维林代表猛然冲出队列,颤动的双手紧紧地与毛主席握在一起。主席和老人简短的交谈,由于掌声、欢呼声像汹涌的波涛,没能听清具体内容,但毛主席那和蔼可亲的面孔,给代表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60725文代会印发了第四期简报,对毛主席接见全国第三次文学艺术代表大会的代表进行了专题报道。回到沈阳后,鹿老写了一篇短文——《难忘的时刻  巨大的鼓舞》,记录了当时的具体情节。

会议期间,周总理、陈毅、李富春副总理分别在人民大会堂作了国内外形势报告。

毛泽东、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代表们合影

1960813,全国文代会闭幕前夕,鹿老参加了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宴会。出席宴会的国家领导人有:朱德、周恩来、陈毅、李富春、杨尚昆、陆定一、周扬等;全国文联主席郭沫若;以及文代会选出的各协会领导。其中,美术家协会的领导有:何香凝、蔡若虹、叶浅予、吴作人、潘天寿、傅抱石、刘开渠。

光阴似箭,往事如烟。半个多世纪前的幸福会见,给鹿老留下无限美好的回忆和遐想。

参加一九七O年国庆观礼

1970年,受三机部(航天航空部)的邀请,鹿老去北京筹备国防工业展览。为及时圆满完成任务,从西安、四川、北京等地的航空工业企业中抽调了部分精兵强将,由三机部科技处王处长牵头,陈师傅带领大家突击绘制。

那次国防工业展览,由各部绘制之后集中在军事博物馆展出。其中航空工业部的展区设在军事博物馆的四楼。展览定在国庆节哪天。当时,三机部参展人员只分配到一个参加国庆观礼的名额,经大家充分讨论,最后领导将这个荣誉给了鹿老。

毛泽东、林彪、周恩来站在天安门城楼向观礼台和广场上的群众招手致意

当鹿老拿到由国务院国庆节筹备工作小组印发的国庆观礼证时,心情非常激动。在那个时代,对于每个中国人来说,能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一周年国庆观礼,是一生千载难逢的机遇,更是一份分量很重的荣誉与褒奖。这意味着可以登上天安门国庆观礼台,可以亲自近距离看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其他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

     国庆节那天,秋高气爽,风和日丽。上午八点多,鹿老持请柬登上了天安门西侧的观礼台西二台。大家翘首以盼,急切地等待着国庆检阅的开始。在观礼台上,每位代表都收到一份新疆的绿色无籽葡萄和海南出产的大香蕉。

将近十点,伴随着雄壮的《东方红》乐曲,毛主席、周总理、林彪、朱德等领导人登上了天安门城楼。霎时,两侧观礼台上人头攒动,掌声四起,“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排山倒海,响彻云宵。十点整,国庆检阅开始。随着高亢的解放军进行曲,仪仗队和受阅的彩车、方队开始缓缓经过天安门,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1970年的国庆观礼,是建国后的最后一次观礼。那段记忆尤深的幸福时刻,让老先生光荣了一辈子,也坚定了他在油画的田野上奋斗了一辈子。

      创作油画毛主席视察飞机工厂

1971年,随着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地进行,全国人民热爱毛主席的浓厚气氛也达到了极至。创作伟人革命历程的美术作品,已成为美术工作者的神圣使命。继广东画家陈衍宁创作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大幅油画之后,又有山东的力作《毛主席视察北园》。部队的画家,更是当仁不让。1969年左右,海军的画家在海政的组织下,画了一批毛主席、林彪视察海军的油画作品,并出版了一本印刷精美的专集,在全国引起很大的反响,成为全国美术创作的排头兵,导致三军纷纷仿效。

空军政治部对此特别重视,奋起直追。他们对毛主席视察空军的壮举如数家珍,分门别类,层层落实创作任务。

沈阳空军政治部紧紧抓住毛主席视察112厂的重大历史题材,直接将创作任务下达给厂党委。因为鹿老当时已是中国美协会员,重任自然而然地落在他的肩上。从受命的那刻起,他便苦思冥想、殚精竭虑地构思草图。在人物的刻画上,既要突出主席崇高而伟大的领袖形象,还要展现厂领导、技术人员和工人们的局部特征;在场面的设计上,力求宏伟壮观,充分体现厂房的宽阔和战斗机的雄姿。因没有任何资料可供参考,只好凭借丰富的想象力、对构图的驾驭能力和满腔激情投入创作。神奇的是在整个创作过程中,若有神助,成竹在胸,一气呵成。草图完成后,被迅速寄往空军政治部审查,且一次性通过。为赶时间,沈阳政治部在接到空政批准的草图后,令鹿老携两名业余画家——王崴、刘今中即刻起程进驻沈阳空军礼堂绘制。

油画的尺寸定为4.2×2.2。在广泛收集主席、群众、厂房和飞机照片的基础上,他们开始绘制11的素描稿。恰在此时,却遇到了毛主席的表情、群众的身份、厂房和飞机组合的透视等诸多问题。为解决厂房透视的消失点问题,他们因地制宜,充分利用礼堂宽敞的地理优势,请众人用长绳把厂房钢筋骨架的透视点矫正得非常合理,看起来十分高大宏伟。这幅素描稿,断断续续地画了半年。从素描稿、订好画框、蹦上画布上正稿到油画完成,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这幅歌颂主席的大幅主题性创作。画面共有人物50余个。其中:有工厂三结合的干部、军代表、老工人、工程技术人员和青年男女职工。他们都面向主席,表达了对伟人的无限忠诚,虔诚程度甚至超过了拜神。

 

油画《毛主席视察飞机工厂》

当年,鹿老34岁。回忆起那段历史沧桑,可谓百感交集,感慨万千。在那个红海洋的年代里,年轻的艺术家不图名利,默默奉献,发表的作品连名字都不署。无论狂风暴雨,还是严寒酷暑,他们始终紧握充满智慧的画笔,歌颂毛主席,歌颂共产党,歌颂工农兵,赋予他们红、光、亮的光辉形象。

油画完成后,顺利通过112厂政治部和沈空政治部领导的审查,并给予充分肯定。1972523日,恰逢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办“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发表三十周年全军美术展览,”这幅《毛主席视察飞机工厂》的大幅油画,成为悬挂在国家军事博物馆第四展厅的首幅作品,颇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誉。后来,被国家军事博物馆收藏。之后,鹿老的作品一发不可收拾,有4幅画作入选第三届、第八届全国美展。有多幅作品入选油画、风景画、静物画等全国展览并获奖。国画作品被中国文联评为“特别等级”奖。

十年耕耘育桃李  硕果累累满园香

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是游子醉春般梦境。197311月,鹿老满怀眷恋故里、回报故乡的赤子之心,携妻带子重新落户阔别二十多年的故乡烟台,到市轻工业学校报到,开始了漫长的美术教学生涯。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因教学需要,鹿老经常带学生们外出写生。大渔岛,石岛,龙须岛,院夼,成山头……整个山东半岛的东部沿海地区,每年都要留下师生们的足迹。灿烂的阳光,金色的沙滩,碧蓝的大海,清切的蓝天,山川景物滋养出鹿老对色彩的敏感。期间,他创作了一大批生动的海岛风景写生。《魁星楼夕照》、《烟台大庙》、《所城东门》、《海岸路的圣安德鲁教堂》、《马礼逊路印象》等12幅油品。这些现实主义的写生风景画,比起主体性创作,平添了几分光色恣意的空间,让“老烟台”在亲切的氛围里,徜徉在港城近代开埠的文化陶冶中。让人们清晰地感受到,他对港城当年观察的细腻,对涛声云影记忆之深刻,每一笔色块,都包含着热爱家乡的浓浓深情。每幅佳作,都是泫然光色的诗篇,让人每每欣赏,悦目欢心,浮想联翩,激情涌动。

十年耕耘育桃李,硕果累累香满园。鹿老把生命中最具活力的黄金十年,默默地奉献给了崇高的教育事业。十年间,鹿老送走了一届又一届毕业生,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美术人才。在美国耶鲁大学任教的王敏,现为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的院长;梁文博,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王黎明,山东艺术学院雕塑系主任;陈陪忠,加拿大客座教授;魏嘉,山东轻工学院工艺美术系主任;还有获得2005年全国中国画展金奖的徐先堂,著名书法家宁兰智,著名油画家李燕,以及许多工艺美术战线上的设计师等等。1978年,鹿老荣幸地出席了烟台市模范教师代表大会,并被选为东山区人大代表,出席了烟台市人代会。

烟台大庙(油画)

为第四届全国运动会创作宣传画

1979年初春,鹿老接到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美术编辑石丙春先生的来信,约他和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教授宋惠民、严坚及广州的李醒滔、张绍诚、梁照堂创作第四届全运会宣传画。

这是一次既难得,又荣耀的创作机遇。鹿老全力以赴,认真对待,广泛搜集资料,缜密构思草图,创作了《弓上弦·剑出鞘》。画面为射击运动员屏住呼吸发箭的一刹那及对峙的击剑运动员。另一幅油画是《你追我赶勇攀高峰》。画面是动感十足的跨栏、三级跳和摩托车运动员拼搏冲刺的瞬间。彩色创作小稿寄北京后,顺利通过国家体委宣传部的审查。正稿在烟台绘制完毕后,先生专程从北京来烟亲临组稿,并策划让鹿老再创作一本体育装饰画册。

沈阳、广州、烟台三地的宣传画正稿完成后,集中送国家体委审查。在付印之前,国家体委领导对宣传画提出一些修改意见。人民体育出版社请鹿老和严坚两人,把全运会要出版的十幅宣传画做了统一修改。十幅作品全部印成全开大幅,全国统一发行,各大城市必须赶在全运会开幕前张贴宣传。

这次宣传画的创作,国家体委非常满意。特派宣传部长谷丙夫先生亲切接见他们,对辛勤的创作给予充分肯定和表彰。

因第四届全运会宣传出版任务特别繁重,谷部长特意挽留鹿老在京帮助工作。为《人民体育出版社》、《体育报社》、《新体育》杂志社和英文版《中国体育》创作了大量的封面、插图和相关的宣传品。

四运会前夕,在首都体育馆举办了全国体育展览,集中展示建国以来体育战线上取得的重要成就。本次展览由王峻极负总责,法乃光用他独特的隶书书写前言。鹿老担任美工,负责美术设计和绘画。展览开幕后,很多国家领导人前往参观。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荣高棠的陪同下,也参观了本次展览。

第四届全运会开幕在即,国家体委宣传部又特邀鹿老担任体育特刊《火炬报》的美术编辑,主要负责版面编排、插图和选刊美术作品。在出版的三十期《火炬报》上,他画了大量的插图及速写,圆满完成了出版任务。

 

197911月,第四届全国运动会落下帷幕。从风沙弥漫的春天,到枫叶正红的深秋,鹿老整整忙碌了大半个春秋。他所创的两幅体育宣传画和背景空灵、主体抽象、追求雕塑感的两本彩色体育装饰画册,彰显了我国体育健儿青春活力和奋勇拼搏的精神风貌,在全国体育界、美术界引起强烈反响。

陪刘海粟在蓬莱阁写生

1982年烟台画院成立,鹿老被调任画院副院长兼副书记,并主持日常工作。

198311月,著名画家刘海粟在夫人夏伊乔、南京艺术学院教务长、校医及他的学生于希宁以及山东电视台和山东画报记者等陪同下来到烟台。当时刘海粟八上黄山归来,在济南、青岛搞了很多学术活动。此次来烟考察行程主要是:到莱州看文峰山郑道韶的魏碑石刻;游蓬莱阁及蓬莱阁写生。八十八岁的刘海粟先生看来还挺健壮,是一位很有魄力,很自信的画家,从他由法国留学归来创办上海艺专以来,励精图治、不畏艰难的经历得以印证。

刘海粟来烟,是烟台美术届的一件大事。时任市委书记的王济夫对此很重视,特意安排刘海粟一行入住烟台东山宾馆三号楼,那是接待国家元首的别墅楼,并指派市委秘书长王韶华全程陪同。三号楼搭起一个大画案,供刘海粟、夏伊乔在此作画。鹿老受文化局派遣陪刘海粟参加美术活动,并登蓬莱阁作油画写生。

1113上午,烟台山宾馆派了一辆大红旗到东山宾馆送刘海粟去蓬莱。

到蓬莱后,由蓬莱文化局和蓬莱阁负责人陪同刘海粟登阁。刘老兴致勃勃地参观各景点。在仔细观看了苏东坡词和冯玉祥题写的“碧海丹心”四个大字后,他转身远眺大海,略有所思,挥笔在阁上题写了“天风海涛”四个大字及一幅对联,并乘兴在上清宫“元门鼻祖”匾前拍照留念。下午,刘海粟兴致勃勃地带着画具登阁作油画写生。

11月的烟台天气很冷,鹿老迅速地将一件军大衣披在刘老的身上,竭尽所能地为他写生作好充分的准备:油画框,油画颜料,调色油,油画笔,画刀一一陈列刘老身边,并帮他取景。刘老在阁的东侧顺光向东面画,画面有蓬莱阁建筑的屋脊,远景是海天。写生取景的位置只能容下两人,由于风比较大,鹿老用一张三合板为刘老挡风。写生画的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刘老大笔触、用彩条并置的速写形式作完了油画。画得很生动泼辣,有激情,色相很饱和,但造型并不具体,像他的泼彩国画一样,是一幅意象油画,也可以说是油画大写意。写生完毕,鹿老即掺扶刘老下山。八十八岁临海作画,应该说是一个创举。刘老为事业不怕艰辛,为艺术奋斗终身的崇高境界,深深地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这幅油画由刘老本人收藏,为他的艺术生涯增添了光彩。

刘海粟在蓬莱阁

第二天,刘海粟一行乘车去莱州参观文峰山郑道韶的魏碑,下榻莱州宾馆。看到崇山峻岭之间,刚刚修葺一新的亭台楼阁,巧妙地将郑道韶的魏碑石刻保护起来,刘老欣喜若狂,用心欣赏并揣摩每个字的笔画、结构、章法和气势,感慨万千,回宾馆后曾题:

汉宾春,石屏纹理奇幻景象似黄山次韵辛稼轩

蓬莱阁,叠嶂层峦似奔腾万马欲饮江湖

青莲玉立千仞琢者,天乎心仪造化骋襟擐游目

须史君不见苍松迎客风前招手逶呼

桃献天,都开宴对茫茫云海,万象昭苏人间料无此境

此殆仙欤奇峰怪石参差立竟奏笙芋

谁捧出梨花春酿流,霞飞酌金马

公元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刘海粟题    年方八十八

下午,从莱州回到烟台东山宾馆。王济夫书记前来探望。刘海粟为他绘制一幅巨制黄山松。此作品可谓刘老的精品。王书记作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盛赞刘老辉煌的美术人生。

1958年,鹿老在沈阳太原街外文书店古旧书部购买一套《海粟丛刊·西画苑》。蔡元培题书名《欧洲名画大观》,于民国二十五年六月由中华书局发行,全五册。应该说它是中国最早的欧洲美术史,撰辑者刘海粟。那天下午,当鹿老把这套丛书拿给刘老看时,他十分感动,当即挥笔在该书的扉页上题写:

一九五八年——一九七五年此为禁书至难得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刘海粟烟台客次 并加盖海粟无羌印章

刘海粟在烟台东山宾馆创作《黄山松》

陪同刘老的南京艺术学院教务员,看到此书后讲:这是十分难得的一套丛书,弥族珍贵,南艺图书馆里都没有,加之有刘老的题词,具有永久的收藏价值。

次日,鹿老陪同刘海粟先生参观了张裕公司及地下大酒窖。刘老品罢美酒,盛赞不已,当即挥毫为张裕题词。在烟期间,刘老还为南山公园题词。1118日,刘海粟先生离烟返回南京。

刘老的烟台之行,为烟台的美术事业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也让鹿老悉心领教了他蓬莱阁油画写生的艺术内涵。这一时期,尽管事物性工作琐碎繁杂,但鹿老从未放下钟爱的画笔,挤时间勤奋追求,开始了印象派风格美术创作。作品更多执着于光、色的研究,给人感官更鲜活愉悦,蕴含的内容更加丰富,引领人们仿佛走进神圣空灵,流光溢彩的缤纷世界。

欧洲艺术考察之旅

21世纪伊始,鹿老的风景油画有了明显的嬗变,这主要有赖于他在追求创新的关键时刻,受到了欧美画风的影响。

2000815,鹿老前往欧洲进行现代、当代美术考察与观摩,并在巴黎度过他的62周岁生日。面对卢浮宫、凡尔赛宫、奥塞现代艺术博物馆中印象派名家、名作,他震惊而陶醉,亲身感受和领略了大师们在光色探究上的奥秘。鹿老饱胀艺术天赋的头脑,被艺术大师的光华照耀。观摩之余,他画了上百幅“达芬奇密码”般的欧洲速写,让人惊奇,让人惊喜、让人陶醉!这些速写正如他艺术人生的道道脚印!

回国后,鹿老把旅欧艺术考察的激情体现在全新的油画创作中。这一时期的风景画作品,色彩绚烂而明快,运笔迅捷而利落。为了营造整体的和谐气氛,他将形与色进行了主观化处理,使画面更具意像性。运用迅疾的笔触,生动而清新地记录下大自然瞬间的阳光、空气和色彩变换。《金色的山谷》画作中,奥地利山谷的风光,至上而下,天空阳光的金碧辉煌,山峦的翠绿,小楼高耸的红顶,草绿斜面的农舍,浓郁塔松和橘黄菩提树交相辉映,山谷下映照着金色阳光的小河,欧式田野的光与色如在眼前,似有奥地利小提琴乐声悠扬入耳,更有清新的旷野气息阵阵扑鼻。在 《烟台山下大教堂》中,鹿老运用浑厚的笔触,大块面色彩厚涂,在背景蓝天与白云的衬托下,教堂极具体量感,平添了几多肃穆与神秘。《城市远眺》一画,笔触洒脱,十分写意。画中的建筑与屋顶幻化为缤纷而和谐的色块,赭黄色的天空几近平涂,画面好似色彩谱就的音乐诗。

奥地利风光(油画)

一幅幅令人惊撼、叫人感叹的作品,让人们看到了缪斯的背影,教堂的巴洛克,听到了天堂的笑声,沐浴了潮起潮落,惊涛骇浪的洗礼,更体会出烟台的春夏秋冬的诗情画意,而这一切不正是鹿老呕心沥血的美的诉说吗?塞纳河流淌出的“巴黎风貌”,科隆大教堂透露的“哥特式冷峻”,巴黎圣母院显示的恢宏与庄严,奥地利的“小桥流水”,莱茵河畔的“渔帆远景”,还有那“荷兰的风车”,“威尼斯的水城”,“佛罗伦萨的港湾”,“阿姆斯特丹的风景”……毫不夸张地说:鹿老是在用生命之笔点染并放大了中西文化融合的印象!几十幅旅欧油画作品成功留下他旅欧艺术收获与美好记忆。

此后,鹿老油彩与水彩有机融合,也将中西文化遥相呼应。看!烟台山灯塔多像威尼斯小城,烟台山下大教堂与奥地利的风光好似同一个地方,晨曦中海上的船舶是中西文化交流的象征,那港埠的夜景分不清是在烟台港还是荷兰的码头,而意味浓重的春夏秋冬怕是世界的语言,诚如惊涛拍岸,潮起潮涌。鹿老似乎在有意将烟台与威尼斯放在一起去展示,因为他们之间何其相似乃尔!这似乎在告诉人们:烟台的美丽好像东方的威尼斯!

艺术是由艺术家创造的。鹿老不是凯撒,却也要造自己的“罗马”。烟台的烽火狼烟、山光水色、古道传奇、鸟语花香伴着他走过70余载生命的旅途,也让他走进了水彩油彩,水墨笔墨的艺术殿堂。如果说陈逸飞的神话是:“浪漫的写实”,那么鹿逊理的神话则是:“写实的浪漫”!

 

烟台山下大教堂(油画)

鹿老现已年过古稀,“从心所欲,不逾规”,近几年又患重病,但仍作画不缀。他用色彩灵动的画笔激活了刘禹锡的诗句:“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我们衷心祝愿鹿老永葆美术创作的青春,奏响更新更美的现代艺术的交响乐章。

20175211103分,鹿老这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病故,享年80岁】

忽闻爱乐仙班曲,常怀恒念恩师情。谨以此文表达对恩师的悼念。

 

 

版权所有:烟台画院 Copyright2014-2015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海岸路20号 邮编:264001 联系电话:(0535)6226553 访问量